Loading...
商会简介 2018-03-25T06:09:08+00:00

商会介绍

时代背景

中药出现在新马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上个世纪中以来,流通于市面上的中成药大部分是本地、广州或香港的出品,在新马生产的如余仁生的”白凤丸”、虎标永安堂的”虎头标万金油”、梁介福药行的”斧标驱风油”、永健药业的”三脚标头痛粉”、联福大药行的”海底椰止咳露”、大东亚公司的”青草油”等。进口的中成药产品则以香港与广州两地居多,如保滋堂潘务庵的”保婴丹”、潘高寿药厂的”枇耙膏”、何熙明保琪药厂的”惊风散”、陈李济药厂的”苏合丸”、”活络丸”; 黄祥华药厂的”如意油”、钱澍田药厂的”回春丹”、唐拾义药厂有限公司的”哮喘丸”,”久咳丸”; 百昌堂的”猴枣散”、位元堂的”扶正养阴丸”等等。上个世纪卅年代已经活跃于成药进口批发的药商,如信义药行、万山栈药行、一鸣药行、永南兴等。在他们的经营下,上述产品已经流行于华人社会。当时,也有一些药店老板根据其祖传验方在’后院’提炼些丹、丸之类便药,供应顾客。

这个时期,我会的一些前辈们与他们的后人,如何颂尧于1927年接手万山堂药行( 该老店成立于1908年),更名为万山堂公记药行,其第二代人何甸朋兄弟继承父业、成立于1929年的萧庆丰药行、成立于1930年的大亚参茸药行 、成立于1935年的正大参茸行以及1938年林应标离开时局动荡的潮洲南下创建裕丰参茸药行等,他们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已经投入我国中药的零售与批发行业。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列入中国国家宪法。中医药与现代医药同时被接受为中国国家医疗系统的两根支柱,当局鼓励医生学习中西医结合的疗法。因此,中医药地位得到了极大的肯定和提高。1956年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在时任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律师的授意下,组织了第一个访新中国的新马工商考察团,由会长高德根带队,整个行程为期一个月,包括北京、天津、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上海,苏州、杭州、广州。新加坡中药界林应标、林焕熙随团访问。间中也参观了重新改造、公私合营的中药厂及广交会的预展,展现在他们眼前的中成药除了传统的丹、膏、丸、散外,新开发的剂型如单味水剂、复方合剂、酊剂、栓剂、片剂、胶囊、颗粒剂,甚至注射剂,包装也有很大的改良,除了美观大方的玻璃瓶,也采用挤压锡管的油膏、安瓿包装的注射液和口服液等。两位前辈,敏锐地觉察到开发中的中成药,将是新马市场一个大好的商业契机。林应标看重于发展传统的丸剂,他的裕丰参茸行取得了天津口岸公司出口的兰州市、天津市、各大中药厂的经销权,林焕熙则偏重于新开发供中医师采用的单味水剂、复方合剂药,他的星马药业公司取得了广东口岸公司出口的广州市、汕头市、佛山市、肇庆市各大中药厂的经销权。果然不出所料裕丰参茸行经销的佛慈中药厂丸剂深受新马市场欢迎、而星马药业公司经销的广州市、汕头市星群牌的单味药水、复方合剂虽初期被一些用惯生药煮汤的老中医排斥,但由于新的一代中医如雨后春笋般的悬壶济世,他们却乐于采用这种使用方便、随时需要随即服用的单味药水、复方合剂。随着两家公司进口的中成药获得市场的欢迎接受,代理梅花唛手表中国表行的辜美作与中医师谢斋孙及上百位中医组成中国提炼药有限公司向武汉市、宜昌市建议生产”中联”牌单味水剂、复方合剂准备在”中医师公会”属下的”中华医院”大力推广。

1957年春季第一届”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在广州举行。吸引我国药商慕名前往广州参加。这些前辈最早共有十一家,除了先前提到的裕丰参茸行、星马药业公司(后改组为星马有限公司)及拆伙后的星马提炼药公司、及中国提炼药有限公司外,还有经营罐头食品跨行业的中南有限公司、药界零售业老字号万山堂药行、大亚参茸药行 、经营药酒的金星有限公司、汪隆发、华通公司、 广兴松记。这十一家在广交会上受当时统管全中国出口商品的天津、上海、广州三大出口公司委托成为新、马地区中药、药酒的最早的经销商。经销商的责任除了按时把市场情况汇报给出口公司,关于宣传广告计划,媒体安排等事宜必须获得香港的国营代理行”德信行有限公司”的批准后方可进行。在取得中成药的经销权后,这些前辈们利用新加坡自由港的优势,及作为东南亚商贸集散地的位置,纷纷把商业网络扩展到马来半岛的吉隆坡、马六甲、槟城与沙捞越、沙巴等地,并把产品转口到印度尼西亚等。后来由于马国政府鼓励直接贸易,对新加坡转口的中国产品,施行AP限制与关税壁垒。于是,这些经销商纷纷在马来西亚半岛建立分行,并把中药从中国直接运往马国,他们可以说是新中国成药在南洋一带市场的垦荒者。

这些药商除了通过批发商或本身直接把产品推销新马各地的零售药店,也不时举办展销会扩大其社会影响。1957年,他们参加”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于旧加冷机场举办的”新加坡工商博览会”。随后又在大世界游艺场举办的”新加坡工业商品展销会”中,设立”中国药品展览馆”。馆内展出各种药材、药酒和成药,成为中成药在新加坡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展览会。展览非常成功而引起的后续效应影响至今犹存,这也标志着新一代的中药产品,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在新马市场正式登台亮相了。1967年,一批经营中国货品的商家在大世界游艺场成立一间长期陈列中国产品的公司–“友谊园”,其中就包括医药与医疗器械馆。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来自五湖四海的中药、药酒种类已经有近千种。

可是,对我会的创立与新加坡中成药、药酒等中药保健品的发展,具有直接与深刻影响者,莫过于由十二家中药经销商联合主办的二次”中国成药药酒展览会”。这两次展览分别在1972年与1975年举行,地点都在珍珠坊二楼的”中侨百货有限公司”内。这十二家中药经销商是:裕丰参茸药行、金星有限公司、中提有限公司、华通有限公司、星马有限公司、中南有限公司、星马提炼药(新)私人有限公司、大亚参茸药行、万山堂公记、万世兴有限公司、汪隆发(私人)有限公司与广兴松记私人有限公司等。展览会秘书何彦操先生在第一次展览会总结报告中指出:此次展览会所吸引的基本观众高达九十多万人次。不少观众连续参观七、八次,展览会期间分发了药酒与成药小册子各五万本。第二次展览,由于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展品更多,反应也更为热烈,参观者超过百万人次。

此时,新加坡中药市场在中国中医药蓬勃发展的直接影响下,消费市场增长迅猛,中药销售渠道通畅,中药产业蒸蒸日上,这是新加坡中医药产品发展的黄金时期。在经销商的经营推动下,中国成药、药酒在当时新、马市场最畅销的品种如:北京蜂王精、大活络丹、安宫牛黄丸、白凤丸、虎骨酒、天津人参精、银翘片、当归北芪酒、上海六神丸、十全大补酒、山东烟台至宝三鞭丸、至宝三鞭酒、兰州佛慈蜜丸、广州羊城牌中药丹、丸、片剂,广州、汕头星群牌、武汉中联牌的复方合剂、单味药、片剂等,汕头长春药酒、福建漳州片仔癀、春生堂药酒、云南白药、生熟田七片、广东肇庆首乌汁、广西玉林正骨水、蛤蚧大补丸、蛤蚧大补酒、田七补酒等。星马有限公司在林焕熙主持下取得”广州羊城牌虫草鸡精”的经销权,这个品种成为中成药年经营额与获利最高,并与主导市场多年的英国品牌”白兰氏鸡精”抗衡的中国产品。

裕丰参茸药行的创办人林应标对开发新中国的中成药市场,更是不遗余力。他经常奔走于新马两地中药界,除了带领经销商参加我国的中成药展销会,且参与马来亚中药商对政府实施中药25%课税的反对诉求,他是首届星马医药总会的副会长。他的公子林再钦先生,在继承父业后,不但把公司业务不断扩大,且热心社会工作,1950-70年代他们父子两人积极参与”新加坡中医中药联合会”、”新加坡中药出入口商公会”的活动,后来林再钦还成为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与同济医院的多届董事。这些前辈们为新马乃至东南亚中药市场的开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里顺便介绍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医疗器械、医用敷料及化工新药(西药)、兽药在这个地区的开发。上个世纪70年代前,这类产品已经陆续有几家公司在经营,如裕丰参茸、星马提炼、长征、中南、新生等。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大世界”友谊园”成立之际,一批中国产品的代理商,包括林荫华先生(经销中国机械设备)、李明德先生(文具等)、李吉成先生(文体)、李嘉兴先生(化工原料)、林再钦先生(药材成药)及李关水等联合创办一家称为华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公司于1971年重组更名保健有限公司。当时中国化工产品的海外总代理, 香港的华润公司,把医疗器械、医用敷料及化工新药等这一系列医药产品,从分散的几家新马入口商统一起来,委托保健有限公司作为新马地区的独家总经销商。”保健”不但将这些产品大力介绍到新、马、印尼市场,甚至将这类产品,通过参加投标贸易,打入二、三十个还未与中国建交或尚无建立直接贸易往来的第三世界国家。新加坡的保健公司,由于经营品种是传统中药中的一个旁支,所以在当年中侨中药展览会上,并不是一个主要的参与者。

创会缘起

几次的中医药保健品展销会,包括以后在林信发属下东方百货公司,及新加坡百货、人民百货所举办的中药、药酒展销,有力地推动了我国中药业的发展。一时之间,中成药馆成为展销会最吸引人的亮点。然而,”树大招风”,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当中国走向市场经济时,市场随即出现许多混乱问题。荦荦大者,莫如伪劣产品、误导性的报章广告以及平行进口的所谓”水货”(注)的出现。这些不健康的竞争以及随之而来的严厉成药管制法规,令众经销商遂萌生了筹组商会的念头。1980年,发生了”黄连事件”、”广告法令”、”水货日趋泛滥”和不断出现的”中药有毒”新闻等,我国中成药经销商在这些内外事件的交错激发下,获得中国土畜产总公司与香港总代理德信行有限公司的支持,毅然行动起来,共谋筹组商会。

商会的筹备工作始于1980年1月30日。当年,同业选出七人筹备小组。成员包括:裕丰参茸药行、华通有限公司、金山私人有限公司、庆丰私人有限公司、金星有限公司、星马有限公司及中提有限公司。

1980年6月17日,召开全体同业会议,一致通过章程草案,并翻译成英文,正式向社团注册官申请”新加坡中国成药药酒经销商会”的注册。

注:所谓”水货”,初期是指由定期川行中国与新加坡的客轮船员带来的中药,与借转口之名,行内销之实的商品。后来,发展为本地商家正式通过港澳办庄,或直接向国内新口岸公司、厂家,购入在本地已有经销权的品种。这些出口商通过其内销渠道或特殊关系,将有关商品出口到新加坡市场。我们统称这些商品为”水货”。

水到渠成

1981年1月15日,我会正式获得社团注册官批准成为法人,由林再钦先生、林蔼能先生和邱顺立先生三人代表到社团注册局签字。同年1月23日的宪报,正式宣布”新加坡中国成药药酒经销商会”获批准成立。1981年7月4日,遂召开成立会员大会。当年,会员共有21家,临时会址设于433-C,芽笼路四楼的”新加坡中医中药联合会”会址。

当初,开会地点轮流借用裕丰参茸药行、星马有限公司、中提有限公司或海鸣有限公司举行。后来,才固定在裕丰参茸药行举行各种会议与接待外宾。

一直到新中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成立之后,商会的会议与活动中心才转移至其店址进行。

因势更名

1985年中国调整其外贸公司,成立”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我会名称也顺应潮流更改为”新加坡中国医药保健品经销商会”。

创立新中

1992年,为了更有效地推介会员经销的中医药保健品,我会会员集资创建了”新中医药保健有限公司” (简称”新中”) ,公司于1993年5月15日正式开业。公司主要负责由商会会长林再钦担任董事长, 副会长吴志海任董事经理,另聘张新明为总经理,吴利彬负责公司财会。从此,新加坡的中医药保健品就有一处最为完善的橱窗,我会会员也有一个固定展卖入口中医药保健品的门面。这家隶属商会会员的零售商店,为我会提供免费的会址、活动的中心与多方面的义务服务,更成为我会常年活动经费的赞助商。林再钦与吴志海引退后,由吴明贤与本人接替。公司十几年来,重要职务都是由商会主要执委义务兼任。四年前”新中”的控股权已经转手外人,其经营方针也逐渐转向侧重销售虫草等贵重药材。

再创企业

1993年,我会经营药酒的会员面对保税酒仓供不应求的局面,于是,我们推动”新中”与运输公司联合组织”新中货仓私人有限公司”,并由广兴松记的林绍虔与运输公司联合主持该司业务, 为会员解决保税药酒仓库短缺的难题。经过八年为会员提供服务,基本上完成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使命后,公司宣告自动结束。

三度易名

1995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化,经营中国商品的商家对争取海外经销代理权的意念已经逐渐淡薄。此时,我会会员兴起一股将中国中成药重新包装,并建立自己的市场品牌的浪潮,这种趋势,除了为适应我国法规的要求,更是出于维护本身的商业利益。为配合这种新形势,我会再度更名为”新加坡中国医药保健品商会”。藉此冀望敞开门户,把经营中国医药保健品的商家团结在一起,共同为新加坡中医药的发展而奋斗。

内展外访

我会自成立至今,已历经卅个春秋。这些年来,我会在中侨百货公司成功的组织了数次中成药展览会,并两次参加由中华总商会主办、以及四次参与由联合早报所主持的大规模展销会。每一次的展销会我们都获得中国医保公司的热烈参加,且派出代表团亲临展场以示支持,我会会员也积极参与这些展销活动。中药展销会,吸引了数十万人前往参观。它不但对参展的会员带来了经济上的利益,对推动新加坡中成药的发展也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我会曾组团考察印尼市场,巩固与发展我会会员与该地同行之间的联系。我会也曾组团参观马来西亚与泰国的中药商展,从而吸取对方发展中药的宝贵经验,并加强彼此间的友好关系。1997年我会与新加坡贸易发展局国际业务署共组”新加坡中药考察团”,前往云南、四川及北京参观中国的中药名厂、拜会有关地方政府领导、中国中医药管理局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等。我们同中国药材公司、医保单位及药厂领导举行多次座谈,从中了解中国中药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我们更借此机会把新加坡中药所面对的问题,反映给有关单位。

本世纪初以来,我会除了延续传统,每年组团参加春、秋两届广交会外,更开展许多对中国其他地区的业务考察活动,2001年,乘参加秋交会之便,我们组织会员对中国西北的西安、兰州等地进行考察;2003年组团前往北京、安徽亳州及福建泉州等地进行业务考察,期间我考察团受到中国医保商会热情接待,我会永远名誉会长林再钦,且受邀担任该会”海外高级顾问”。在亳州我们除了与中药界同仁进行友好洽谈,且出席”中药现代化论坛”,在论坛会上,我会永远名誉会长林再钦先生作了有关《新加坡的中药市场》报告,内容深受重视。2005年我会受吉林省通化市政府邀请,前往吉林参加”中国吉林.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行程包括吉林省长春市、通化市等,会见当地中药企业界与市政府领导。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过后考察团顺道前往长白山的天池、中朝边界城市丹东等旅游胜地观光。2006年组团参加中国医保商会参加”第一届中国国际健康产品展”,本人受邀在展出论坛上做《新加坡政府对中成药的管制》介绍。

2008年,我会受香港贸易发展局邀请,组团参加香港举办的”国际现代化中医药及健康产品展览会暨会议”。2010年我会会长锺衍燊带领我会会员,参观”上海世博会”,一探世界未来城市发展。并顺道访问上海中药厂,参观其中药展览馆与化验室,开拓我们的专业视野。随后我会一团人又前往安徽游览西递、宏村古民居群,见识中国徽派建筑的典型代表。此行,让我们这批从事传统中药业者,泡浸在浓郁的中华文化氛围里。

我会这些频密的外事活动,不但让我会与许多中国的同业组织与企业,建立深厚的关系,提供难得的商机,更为我会会员对悠久的中华文化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中药法治化

1995年,新加坡卫生部长正式接受由简丽中博士为首”国家中医药委员会”提出规划中医药的管理计划(即所谓”中药白皮书”)起,新加坡的中医药开始走上法治化的道路,这是新加坡中医药提升与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2003年起我国中医师必须取得证书方可行医。而卫生部成立直属机构,卫生科学局,对流通在市面上的中成药及其经营者,也同时逐步进行管理。

2001年9月开始,凡是要在我国生产或拟在市面上流通的中成药,一概必须预先申请批文。经营中成药的厂家与入口、批发商也必须申请执照,才能进入这个行业。

在这段时间,我国的中成药法规与条例纷纷出台。为了征集民意,我国卫生部成立一个”中成药咨询委员会”,我会两位前会长–林再钦与本人先后受邀,担任”中药咨询委员会”委员,对规范中药的种种措施提出意见。我会不断加强与我国卫生部的沟通,让会员更清楚地了解卫生部所发出的条规,并反映我会会员对现行法令的意见,这些交流使卫生部与我会达成了许多谅解与共识,让执法者更充分了解法规在执行过程可能出现的偏差,从而保障业者的合法权益。我国卫生部亦改变对中药所采取的部分不必要的限制,并对某些宣传文字与疾病的禁忌,进行有条件的局部’松绑’,这些都是在我们双方面紧密联系之后,所取得的正面效应。

众所周知,传统医药在寻求它的正当地位过程,政府建立合理有效的法规与监督系统都是必要甚至是先决条件。问题是在审视中医药的社会效益及规范中药安全性时,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客观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中医药拥有数千年的历史,它是经过不断的实践与临床积累,逐渐形成的一个独特的医疗体系。中药天然成份及处方的组合,所体现的复杂性与多样性,如果仅以现代医学的理论为准绳,以现代”科学”的仪器为手段,对它的药效与药性进行分析诠译,我们将随时会不自觉地陷入一些”误区”,而片面强调它们之中某些成份的有毒性。最后束缚中医药的发展空间,限制我国病黎使用中药的机会。这也将妨碍我国发展成为区域中医药中心的宏愿。

总而言之,二十一世纪是新加坡中医药被纳入国家医药管理系统的世纪,虽然它们还仅仅被认为是辅助医药的一环,可是在法律的层面,中医药已经被基本认可。官方正式承认传统医药为国家的基本医疗服务,在几乎所有的政府医院,正逐步设立中医治疗单位,作为辅助现代医疗的不足。中西医合作的曙光,已经在我国冉冉升起。

中药联委会

1995年9月,我会与新加坡其他中药团体组成”新加坡中药团体联合委员会”(简称为:中药联委会,”STOC”),她的成员除了我会,还包括新加坡中药公会、新加坡中药出入口商公会、新加坡制药厂商公会与新加坡中医中药联合会等。这个委员会一直被认为是新加坡国家中药界的最高代表组织,向卫生部陈述我行业所面对的问题,并与新加坡的中医团体联合起来,共同维护与推动新加坡中医药的生存与发展,我会被公推为主席。在此期间,”中药联委会”在千禧年于我国著名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了一次令人难忘的千人”千禧联欢晚宴”,以联络与加强新加坡”中药联委会”成员间的感情。”中药联委会”亦多次与卫生科学局展开对话,了解并提出改善中药处境的建议。2002年中药联委会筹建的”新加坡中药学院”正式成立,(详情见下段)。2004年对抗沙斯(非典型肺炎)期间,”中药联委会”率领同业配合政府,展开各项对抗沙斯瘟疫的活动。事后,本人也代表”中药联委会”接受纳丹总统颁发的嘉奖状。

2009年、2010年”中药联委会”为了提升我国中药事业的社会地位,配合亚细安区域化的进展,两次在新加坡成功举办了 “传统药博览会”。博览会的举办获得我国卫生部、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新加坡旅游促进局的支持与赞许,它为我国民众展示许多传统中药产品及推广中医药知识,它更为同业建立、开拓海外的网络,和走出新加坡市场铺平道路。

2010年2月我会卸下担任15年的”中药联委会”主席职务,退居副主席职位。

中药学院

为了提高我国中药从业人员的素质,”新加坡中药团体联合委员会”于2001年下半年积极展开筹办中药从业人员的培训活动。2002年”新加坡中药从业人员培训中心” (后来改称”新加坡中药学院”),在我国卫生部的牵引下,与”中国北京中医药大学”签订合作备忘录,以保证学院的办学水平。是年7月14日,”新加坡中药学院”正式开课,为新加坡中药专业教育敲了第一响钟声!

“新加坡中药学院”成立至今,已经为超过1500学员进行系统的中药专业培训,截至2010年12月,学院学员取得大专文凭有 434位,中级文凭 591位。学院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师资队伍,其中包括本地老师及助教 14位,他们之中拥有中国专业大学的本科学历者有11位,硕士生 6位,注册中医 5位。另,每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平均派出 9位客卿教授/副教授/讲师。学院众位老师、院长朱文骏教授,副院长冯家阳教授(他于2010年卸下副院长职务后,被委任学院教务委员会顾问,以继续为学院作出贡献)。他们都为我国的中药教育,默默地耕耘,作出贡献。

本人从学院创办至今一直担任学院董事局与院务委员会主席。

共创”亚细安传统药业联盟”

在菲律宾草药商会、印尼草药与传统药协会、泰国草药产品协会及新加坡中药团体联合委员会共同努力下,2009年在菲律宾马尼拉上述四国传统药业国家代表,正式签署协约成立”亚细安传统药业联盟”(AATMI)。并推选菲律宾草药商会为第一任主席;副主席为印尼草药与传统药协会;秘书为新加坡中药团体联合委员会;财政为泰国草药产品协会。第二年马来西亚传统医药理事会(以马华医药总会为主)获准成为第五个会员。这个组织被”亚细安传统药及保健品标准及品质协调委员会的工作小组”(ACCSQ TMHS PWG)秘书处承认,作为区域传统药业的民间商会代表,参与执法当局的有关会议,共商相关法规与标准的整合事宜。自此,为了保障传统中药在本地区的生存与发展,联委会对每年两届(ACCSQ TMHS PWG)的会议均派出代表参加。我会代表朱文骏一直被委为我国卫生部”草药专家团”成员 (Expert Panel for Herbal Medicines),2010年3月起委员会更名为”草药科学咨询委员会” (Herbal Medicines Scientific Advisory Committee),朱文骏仍是成员之一,他也几乎每次都出席相关会议,为中药在区域会议提出行内专家的意见。本人也参与筹建”亚细安传统药业同盟”(AATMI),且参加几次(ACCSQ TMHS PWG)的会议,了解法规的整合与进展。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我国华族先辈披荆斩棘,在这片土地上垦荒耕耘,并把中华文化、生活习俗,包括中医药知识,带到南洋。他们为我们奠定了深厚的中医药社会基础,我行业的前辈们在这个经过中医药滋养的环境里,引进新中国成立后生产的各类型中药,为我国的中药市场开辟一条宽阔的道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一群活跃的年轻一代批发商,以其新的思维,破旧立新的精神,投入中药入口的领域,中药队伍从此也增加了一批新生的力量。进入新纪元,我会会员全连、科艺、锺炎洲”以工促贸”,从单纯经营中成药的进口贸易,兼而投入中成药的生产领域,扩大了新加坡中成药生产的力量。他们所生产的成药在我国中成药注册品种中,几占三分之一,贸易金额也扶摇直上,成为与中国进口的中成药,并驾齐驱的另一股生力军。他们所采取的工贸结合方略,为我国中药产业指出另一条发展的道路。我们也重视培养行业的双语人才与年轻的继承人,为此我会于2006年成立了青年团,让年轻一代对行业更具信心。

展望未来,随着中药法治化的进展与亚细安共同市场的来临,暂时或可能出现限制中药发展的环境。可是在时代大潮流面前,在为人类健康的大前提下,一切阻止中药发展的障碍,终将逐步消除。为了继续引领行业,走向区域化的广阔天空,眼前我们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巩固自己。总而言之,”继承与创新”已成为我们这个传统行业发展的一面旗帜。在中药的内涵方面,我们要着重挖掘与继承;在经营管理方面,我们要不断提升现代化的管理意识,重视创新的思维。这样我们方能在瞬息万变的新时代面前经受考验,占据传统医药市场的一席之地。

值此我会创会卅周年之际,让我们祝贺我会自成立以来所取得的进展,感谢前辈们、关心与支持我会的各界友人。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为我国中医药产业的发展而奋斗!让我会永远成为维护与推动中药事业的一股重要力量。